文老师的阅读理解课

抖宝网 135 0
文老师的阅读理解课

课程百度网盘

通用入口链接!10000G.课程都有!一起学习吧!

立即点击↓ 获取课程!

文老师的作文课  课程分享,网盘分享 


文老师的作文课

文老师的阅读理解课
文老师的基础知识课
文老师的看图写话课
文老师的日记课

文老师的作文课  课程分享,网盘分享 


真实的存在是确切科学的目标(如算数和 几何的数字和形状)。作为感觉的目标的事物是短暂的现象,没有 任何真实,因为其不存在持久性。辩证法以更加一般的方式处理现 实问题。这个学说是柏拉图到处灌输的,尤其是在《国家篇》之 中。他没有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获得关于更高级现实的观点,即辩证 法的目标。他在这里只是假定,这将是他命令下的教育的结果。他 说,辩证法的过程单独可以导致真实的科学,它不做假设,而是奔 向第一原则,即其学说是建立在牢固的基础上的,这样它净化了浸 在野蛮污泥中的灵魂的眼睛,并将它转向上看,为此目的使用了已 经提及的科学的辅助。但是当格劳孔询问关于辩证法的细节时,苏 格拉底说,他不会回答这个问询。我们可以大胆地说,他没有任何现成的答案。

让我们考虑一下,为每门科学的第一原则提供了推理的哲学究 竟说了什么,这是这些科学本身无法做到的。在某些科学中都有此 类哲学分支的空间,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。例如,几何从公理、定 义和基本原理出发,但是从这些术语的本质而言,它不能证明第一 原则。这些——公理、定义和基本原理,我想象认为,是柏拉图所 称的假设,即几何从其开始,并且几何无须提供推理。在他看来, 对这些“假设”给出一个公正的解释是“辩证法”的任务。那么,什么是辩证法?我想,很有必要评论说,亚里士多德给出了很多方面与柏拉图

不同的关于辩证法本质的说明,但仍然以同样的方式被引导着认为 辩证法是为第一原则提供推理的哲学分支。在《论题篇》中,我 们在显示性推理和辩证性推理之间做了区分,其区别是——(论题 1)显示是从真实的第一原则通过三段论出现,或者从这些原则的真 实的演绎出现。辩证法的三段论是从可能的命题用三段论述,他补 充说,可能的命题是那些被所有人,或者被大多数,或者被智者接 受了的命题。在下一章中,他说到了辩证法的使用,这一点他说, 是三个,即思维规范、讨论、哲学科学。他补充说,在每门科学中 关于第一原则方面这仍然是有用的,因为从每门科学恰当的原则 中,我们不能得出任何关于第一原则的任何东西,因为这些原则是 推理的开始。但从每门科学功用的可能原则中,我们必须对第一原 则进行推理,这或者是辩证法的特殊功用,或者是它最适用的功

用。因为这是探查的过程,必然引向所有方法的原则。

一门显示性科学,如上所述,并不能解释其自身的第一原则, 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。几何没有承担对公理、定义和假定进行推理 的任务。对此已经有形而上学论者进行了尝试,无论是在古代还是  在当代,这个术语一般是用来对一个方法进行描述,而不是对探查  的主题进行确定。关于用以理解第一原则的能力,无论是从柏拉图还是从亚里士多德出发,我都将在下面略谈几句。

在《智者论》以及在每个案例的结果中追寻的叉状分枝方法 的过程是定义。定义还是苏格拉底所追寻的问询的一个主要特征, 归纳是另一个。在很多情况中,归纳是一系列步骤,最终结束于定 义。亚里士多德还教授了一个特殊的方法,其目标和结果是定义的构建——他的《范畴篇》。这个方法是一种分割,但是与诡辩论


者的分割不同。他的方法是从将可能问询的整个主题分割成10个 条目或范畴开始——物质、数量、质量、关系、地方、时间、位 置、习惯、行动、激情。我们有一个将这种方法应用于构建伦理学 的一个定义的例子,在其中他确定了美德是带有某些额外限制的习惯。

这样,苏格拉底的归纳,埃利亚派的叉状分枝法,以及亚里士 多德的范畴,可能都被考虑为我们可以前进至定义构建的方法。如 果通过任何一种方法,柏拉图可以前进至构建一个定义,或者一个 理念、第一原则所依赖的绝对现实,这种方法可能会与《国家 篇》中的辩证法的学说相符。如果是同埃利亚派或亚里士多德的方法类似,则会与《斐德罗篇》中的辩证法的学说相符。

科学的知识是否会自然地引导出理念的 知识,如同从绝对现实中可以流出第一原则?假设此为真实,如同 柏拉图哲学所提出假设的,那么好的理念,作为达到真实的来源是 否也可以这样获得呢?是的,这个答案是柏拉图的教导,无论在这里还是在其他地方,但同样方向的后来的思考是否给出了对这个高明假设的任何确证呢?

作为对这个问询的回答,我可以大胆地说,这个假设似乎是柏 拉图赖以开始他思考的苏格拉底学说的残余,即美德是一种知识, 并且所有希望确证这个假设的尝试都失败了。柏拉图对苏格拉底的 学说的补充是,对好、至高的上帝的问询得到了那些关于处理必然 和永久真实的科学的建议和类比的帮助。这个学说作为一种提议是 令人震动的,但是它总是,我认为,在验证尝试中的失败,无论验 证的情况如何。如同拉尔夫·卡德沃思和塞缪尔·克拉克,在几何的 必然真实和道德的真实之间提出类比的人,尽管他们在一类和另一 类真实之间使用了类似的表达,但没有能够向其读者传递清晰的学

说和稳定的信念,并且现在,我相信,他们很少有或没有追随者。

我们探查的结果似乎是,尽管柏拉图对内容物质做了很多增 加,并且思想可以借之在对原则和定义的研究中得到改进和锤炼, 但是他没有建立任何形式的方法,使得问询可以借之进行并且可能 得到帮助。辩证法的最为确定的学说仍然与苏格拉底当初采取的原 始的非正式的观点一致,如同色诺芬所告诉我们的,即,“他说, 辩证法之所以得到这样的称呼,是因为这是一个由多人进行的问 询,他们一起咨询,将所考虑的主题根据它们的种类进行区分。他 因而坚持,人们应该很好地为这种进程做好准备,并应该谨慎地追 寻之。通过这种方式,他认为,他们会成为好人,适于负责任的统 领功用,并且成为真正的辩证法的人。”这,我以为,就是对格罗 特先生的盘问式感叹的回答。  “的确,由色诺芬或苏格拉底在这里 给出的关于这个词的词源学不可能被认为是令人满意的。”两个学说,探究性对话和根据种类对学说进行分类,并如此被宣称为在词源学上彼此相连,在苏格拉底的追随者看来,在事实中相连,辩证法对话被认为理所当然地涉及了对主题的辩证分割。